币游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越南战争中的特种兵之王(感动的故事)(转载)

作者:币游 日期:2020-12-10 10:41

  为什么呢?老蔫儿这人太老实,中国人的温良恭谦让在他身上发挥到了极致,所以他

  也就有了这个绰号。老蔫儿蔫在何处?比如说单位分房子,他多少年前就该分到了,可他

  从不争取,名额也就让别人给抢了去。被抢了,他也不生气,笑说道:“人家比我更需要吧!”

  于是老蔫一家三口到现在还挤在鸽子窝似的单位宿舍里,每每想到此处,他的那些同事只能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叹道:“老实人呐!”

  但老实人也曾有过一段被人羡慕的日子??他娶了个漂亮老婆,让所有认识他的男人都郁闷了把,“咋被老蔫给娶到了呢?”

  但令人扼腕而叹的是:倒霉鬼常是老实人,老蔫的老婆给老蔫生下个漂亮女儿没几年就出了车祸,唉,一向乐观的老蔫从此也就没了笑容。

  看到这,诸位可能就有了疑问:他家怎么是一家三口啊,难道老蔫又娶了?现在这社会哪个女的愿意嫁给这么蔫的老实人呐!再说了,老蔫这孩子厚道着呢,再娶他压根没想过。

  那第三口是谁啊?老蔫的姐夫。对于这个姐夫,老蔫也摸不着头脑,他就没听自己老婆提过有什么姐姐,可这姐夫来的那天,自己老婆就是叫他姐夫的,随后躲到房里哭得涕泗滂沱。

  老蔫的悲惨日子也就从那天开始的,他老婆在上街给姐夫买酒的路上出了车祸,本来该是老蔫去买的,可两人抢着去的时候,老蔫老婆的眼泪禁不住又流了下来,老蔫心一软……

  老蔫是个老实人,他总觉得自己配不上老婆,自己亏欠老婆太多,他也就时常在心中懊悔:“那天我去该多好。”每每此时老蔫常蹲在自家门口前望着远方,在某一刻他的意识或许回到了那天,潜意识里他应该渴求着奇迹的发生,但冰冷无情的事实花白了老蔫的

  头发。老蔫老婆临出门前交待的那句话:“照看好菲菲和姐夫。”便时常回响在老蔫耳边了。老蔫也就不苟的执行着老婆的最后一句交待,以作为自己对老婆的补偿,希望在心中寻得份安心和慰籍。

  老蔫的姐夫也就住了下来,照中国传统的说法,老蔫的姐夫对老蔫来说就是颗灾星,要不是这所谓姐夫的来到,要不是这所谓的姐夫爱喝酒,要不是…老蔫的老婆也不会就这么去了。

  但老蔫并没怨恨他姐夫,因为他是个老实人,而且他并不笨,他看得出来姐夫比自己还要伤心,再看自己妻子看见姐夫的反应,老蔫便猜出姐夫和妻子肯定有什么伤心事瞒着自己。伤心事加伤心事,换谁也不好受啊,所以老蔫一直怀疑姐夫精神上有问题,否则怎么会一天到晚没事就傻坐在那呢,一坐就是个十几年,害得家里一切开销都得靠老蔫那点工资,日子过得倍苦。

  日子就这样熬了过来,菲菲也快高中毕业了,出落得比她妈还漂亮,打小想对她动歪主意的坏胚就不少,但让老蔫欣慰的是精神失常的姐夫派上了用场,菲菲上学一直就是姐夫接送的,只要菲菲尖叫一声,壮实的姐夫就跟影子一样刷得声出现,学校的老师看菲菲都是一脸的敬畏,都以为是哪位大老板的女儿。24小时有专人保护。

  有时老蔫常常疑惑:姐夫精神未失常前到底是干什么的?咋就跟中南海保镖一样呢!

  但最近老蔫也郁闷了起来,厂里决定下岗一批工人,第一个就是好处从不想苦活就他干的老蔫,这样一来,菲菲的大学是肯定上不起了,再过几星期估计家里锅都揭不开了,唉…老蔫蹲在家门口叹气着。

  快吃晚饭的时候,姐夫回来了,但与往常不同的是菲菲并没一起回来,“菲菲同学聚会去KTV唱歌,叫我先回来。”说完,姐夫便进屋呆坐着去了。

  老蔫摇了摇头,姐夫被菲菲使唤得言听计从指哪打哪,就跟一佣人似的,唉,天底下竟有这样的姨父和侄女!老蔫在心中叹道。

  太阳渐渐告别地平线以上,老蔫有点着急了,“管不住的儿子看不住的女儿,唉,又玩疯了不是!”老蔫蹲着自语道。

  “…叔叔,菲…菲出事了。”菲菲的闺中密友上气不接下气的跑了过来。吓得两个男人立马慌了,老蔫都哆嗦了起来,“怎么了,到底怎么了?”

  “我们在KTV唱歌,有一帮小痞子过来调戏菲菲,我们班的几个男生上去阻拦,结果被痞子打伤了,菲菲气坏了便打了为首的一耳光。”

  姐夫的脖子都粗了起来,一把抓住那女生摇晃着问道:“菲菲现在怎样了?”吓得那小女孩欲哭道:“被他们堵在包厢里了,为首的那个好像是市委书记的儿子,据说还是个***.”

  听到市委书记这四个字,老蔫的腿就开始发软,似乎都站不稳了,口中念叨着:“这可怎么办,怎么办…”

  在老蔫没了主意的时候,老蔫的姐夫已冲了出去,等二人跟着出去,却眼见着姐夫的身影消失在远处。

  ※※※KTV房。学生们早已不在,估摸着找人的找人去医院的去医院了,老蔫的姐夫迅速的一层层的找将开来,很快,他便看到七八个黄毛绿毛嬉笑着站在一个包厢外。走近,便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喝骂:“放开我…”“给我让开。”老蔫的姐夫喝道。黄绿毛们讥笑的看了他一眼随后放肆的笑骂了起来,“老东西,瞎狗眼了。”接着又是一阵哄笑。

  看到老蔫的姐夫不吊他们,说话的那位又开骂了,“老…”但他没说完就发现自己半边脸开始麻木了起来,口腔中也好像少了一半什么,当他倒地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一帮哥们全在地上躺着呢。

  嘭的声,包厢门被踹开。一股烟酒之气扑面而来,老蔫的姐夫皱了皱眉头。本来撕打着一对男女停了下来,女孩看见来人不禁哭了出来,“姨父。”

  此时的老蔫的姐夫被这声姨父弄红了眼,他这姨侄女从小就没受过半分委屈,更何况像今天这样子被人欺负,一天天看着菲菲长大,她出落得很像她的姨娘,一想到菲菲的姨娘,他感到自己又回到了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

  在老蔫的姐夫出神的那刻,市委书记的0儿子一把扼住了菲菲,菲菲的尖叫把老蔫的姐夫拉回了现实。

  当看到菲菲被人扼住几近无法呼吸,他的血液加速了也加热了,他已经有点无法控制自己的愤怒了。他似乎看到是菲菲的姨娘在被人扼住。

  “放开她。”老蔫的姐夫有点歇斯底里的喝道。那人紧张之下竟拔出了把枪。当看到枪指着菲菲的时候,愤怒彻底的燃烧了他。

  可能是由于一直以来的张狂,市委书记的儿子并未觉察到危险的逼近,一时事情的突发,他根本没来得急注意到门外躺着的那一堆混仔。

  “操,哪来的老东西,坏你大的好事。”说着扬着手中的枪,按他往常的经验,正常人看到枪都得吓趴下,他以为已镇住了那个闯进来坏了自己好事的中年人。唉,只可惜包厢里太黑了,再加上浑浊的空气使他晕乎乎的,事实上他才是应该被镇住的。如果他能看清老蔫姐夫脸上的神色,他的这辈子就不会这么毁了。但历史从不用如果这两个字。

  就在他扬来扬去的那刻,他感到自己的手好像被什么打断了,手枪也掉在地上了,当他醒悟过来的时候,两腿膝盖传来剧痛,接着他便看到那中年人的脚如蝴蝶翻飞般的在他身上踢着,踢得煞是好看,可惜伴奏的是自己骨节碎裂声。

  此时的市委书记公子才看清对方的神态??霸气横溢,骇得他连忙后悔自己刚才眼瞎,可已与事无补…

  菲菲没敢回头看那色狼,她不知道姨父的脚力,她可是见识过,碗口粗的树那都是被一脚扫断,踢人身上不废也得残。

  老蔫的姐夫拉着菲菲回了家,他似乎什么事也没发生过,没有焦虑没有担忧。“姨父,他不会死吧,他万一真是市委书记的儿子怎

  市委书记铁青着脸望着他半昏迷的儿子,手上青筋暴起,此时的他已经被怒火燃烧,他无法想象到底是谁那么有种敢在自己治下废了自己儿子。看着市委书记凶冷的眼神,医院院长焦急的小声对着一个医生命令道:“快看看去,董老怎么还没来?”

  就在此时,门被推开,一个白头老者在别人搀扶下蹒跚进来,院长看见老者迎了上去,市委书记脸色也缓和下来。

  老者没搭理二人,径直走向病人,当看见病人的伤口时,老者发现了什么的珍宝似的,眼中露出惊喜的光芒。

  老者慢慢流下了眼泪,喃喃自语道:“五十多年了,没想到临死前,我还能看到柳派谭腿踢出来的骨伤。”

  老者抚弄着伤口,欣慰着念道:“没失传啊,这脚力…”老者嘴里发出啧啧的惊叹声,全然不顾旁边人的焦急。

  医院院长看着脸又阴沉下来的市委书记,心中暗叫不好,凑到老者身边,“董老,您看这伤…”“这伤,没三四十年的功底踢不出来,想来中国现在能踢出来的不会超过这个数。”老者竖起五个指头。

  “是个什么样的人踢伤的?”老者问道。医院院长望着市委书记支支吾吾说不出来,市委书记却是等不及,生怕再拖沿下去,他宝贝儿子就废在那了,回道:“是个中年人。”

  听到这话,老者一直昏暗着的眼睛亮了一下随即暗淡下来,“我知道是谁了。”接着就向门外走去。

  院长一看就急了,“董老,你这是?”老者语气中实起来,“这伤是我一位故交踢的,我知道他的为人,不为点事,他不会踢这么重的。所以这伤我不能治,你们另外请人吧。”院长一听更急了,直接拉着老者袖子,“董老,董老…”老者不客气的拂开院长的手,回到病人的面前。

  院长和市委书记提起来的心又松了下来。“这年轻人,身体早被酒色掏空了,就是做了手术,也恢复不了,就是恢复得了他还得过以前的酒色生活,这样一来也挺不了几年,就这样躺着反能活到60开外。”说完,老者又要开走。

  这次市委书记也急了,“董老…”可怜兮兮地望着老者,老者回望了他一眼,长叹了一口气,“我老了,像这种手术已经没精力做了也没胆量做了。”接着推开门,走掉。

  那个董老是刚从北京回来养老的,以前可是只给首长看病的,中南海的路比谁都熟,强横如一省省委书记也奈他不何。

  这位市委书记也只有含血吞了断齿,但他绝不会咽下这口气的。他把碰壁的怨气全发在那个踢伤自己儿子的中年人身上。

  “给我把李四找来。”市委书记对着电话另一头命令道。一旁倒茶的秘书听了愣住了,“那可是市里出了名的杀神,一人追着十几个人砍的狠角,那人没事惹市委书记儿子干嘛,

  是夜,老蔫厂子家属区门前停下辆面包车,七八个彪型大汉跳将下来,提着砍刀便向家属区里面冲,门卫探出头看了眼,看到这架势连忙缩了回去。“哎呀我的妈呀,

  此时,老蔫和菲菲正在家中发愁呢,万一真是市委书记儿子,那可怎么办,就是不是,那医药费也赔不起啊。可把老蔫愁得一佛出世二佛生天。

  老蔫瞅了眼他姐夫,他姐夫没事人样的呆坐在那,“精神出问题就这好,出再大的事,他也不会觉得有啥可担心的。”

  就在三人干坐着的时候,门被踢开了,光看到为首的那张脸,老蔫的魂魄就飞得差不多了,那位刀疤从眉角一直拉到下巴,一看就知道绝非善类。

  就在老蔫绝望的感到末日来临的时候,他发现为首的那位从一脸杀气腾腾转为一脸诚惶诚恐,“师叔,是您老呐!”这话可把所有人吓得不轻。

  直到那帮**走了许久,老蔫神还是没回得过来,他第一次感到自己得重新审视自己姐夫了,菲菲则是用敬仰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姨父,她可认出为首的那位是传说中的徐四了,看到全市最出名的**头子见自己姨父都毕恭毕敬的叫师叔,她唯有用敬仰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姨父了。

  当徐四一帮人走到家属区门口时,110也到了,领头的***拉开车门笑说道:“请吧,

  徐四一脸的讪笑,“今天可没砍人,到一朋友家坐坐而已,不信,您自己进去看。”

  看到120车空手而回,***们知道没出事,“去哪儿啊,要不我顺道载你一程。”

  为首的***也笑了,“嘿,你小子还挺讲究的啊。”警车和匪车绝尘而去,扔下门卫

  2楼埋红包点赞作者:深圳猛龙时间:2006-09-24 10:47:00我顶,我也想做特种兵,猛男型

  4楼埋红包点赞作者:每个人都应该有梦时间:2006-10-27 09:24:00写的这么好,咋没了呢?

  5楼埋红包点赞作者:中国历史回忆时间:2006-10-28 19:34:00我代表四川省广汉市金雁中学高2007级3班的全体团员,向老蔫同志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7楼埋红包点赞作者:plmm19861209时间:2006-11-09 06:52:00怎么没有了呢,好想再看,好精彩,最后的结局是什么啊?

  10楼埋红包点赞作者:呼吸不了时间:2006-11-26 22:55:00怎么没有了啊.....继续啊!顶!!!!!!!!!!!!!!

  11楼埋红包点赞作者:呼吸不了时间:2006-11-26 22:57:00我来贴.NND

  12楼埋红包点赞作者:hulii时间:2006-11-30 01:57:00顶啊!!!!!!!!!!!!!!!同志门 为了新中国 顶啊!!!!!!!!!!!!!!!!!!!!!!!!!!!!!!!!!!!!!!!!!!!!!!!!!!!!!!!!!!!!!!!!!!!!!!!!!!!!!!!!!!!!!!!!!!!!!!!!!!!!

  13楼埋红包点赞作者:逍遥xiaozi时间:2007-05-11 18:51:00楼主用心良苦,用一个如此吸引人的标题把广大读者的注意力集中到这个帖子上面来,为的是给我国10多亿人口普及平面几何原理,丰富大家的科普知识,充实群众的大脑,提高大众的科学文化水准,早日实现四个现代化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楼主实在是诲人不倦,精卫填海,恩比天高.楼主所具备的这种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精神,不正是我们当代社会所最缺乏的可贵精神吗.其人格的伟大,精神的崇高,对社会的义务感,对世界的责任感,就如同楼主对自然科学的严谨态度一样,毫无保留的表现在楼主高尚的人格中,又流淌在楼主高贵的血液里.虽然我们没有机会亲眼目睹楼主高贵的体态,但从两条短短的直线之间我们还是能够依稀隐约窥视到楼主那伟岸的身躯,他犹如我们充满迷雾的人生航程之中的一座灯塔;又好似行走在穷山恶水之间的旅人看到的一座正冒着袅袅轻烟的驿站;又好比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之中摸索前进的人们的一盏指路明灯.总而言之,你就是红灯记中铁梅手中的那一盏红灯.是你,指引了我们革命的方向;是你,指明了我们前进的道路;是你,使我们的人生方向有了新的定义.为了我国的全民四个现代化建设,流几滴眼泪算什么?今年是我的本命年,这个帖子是我今天看到的第一个帖子,我很庆幸这是我本命年的处男贴,它无疑给了我这一年的无比的信心,使我在今年的爱情关,事业观,世界观,人生观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我圆满了!!为此,我决心把这一个珍贵的帖子好好保存下来,刻成dvd光盘,用钛合金做成保护盒,埋在南山的最高处,每年这个时候焚香祷告,感谢楼主给我的人生指明了新的方向,让我的人生充满了新的意义.如果楼主的心愿得以实现,那我相信只要读过楼主帖子看过楼主的贴图的朋友的人生都会充满就了新的意义.难道楼主想说明的仅仅是平面几何的一个原理吗?不!楼主赋予的是广大人民渴求知识,渴望为国家四化建设而贡献的激情.今天,我们感谢楼主,感谢你的帖子,为的是明天更好的学习自然科学,更好的为祖国建设出力!只要我们循着楼主的足迹,认真学习楼主的帖子,看楼主的贴图,那我们的理想还会远吗?祖国的繁荣还会远吗?让我们一起期待着这一天吧! 楼主生花妙语惊宇宙,如椽巨笔写春秋这是在下粗粗浏览您的这篇大作之后,脑际油然生出的两句诗!您的文笔是如此地流畅,像亚马逊河浩浩荡荡奔流入海;您的气势是如此磅礴,像加勒比飓风铺天盖地冲上云天,您的文章有着华美绝伦的词句,让人忘却了还有徐志摩,莎士比亚;您的文章有着天马行空的想象,让人忘记了还有屈原,李白和苏轼;您文章里摄人魂魄的情节,让人从此不愿再阅读任何小说;您文章里深入浅出的论述,让人往后不肯再研究任何理论.怎样才可以准确完整地描述楼主大作的精彩呢?这个问题一定会长久地困扰着文坛,深刻地影响着包括文艺界,科学界等各个领域未来的发展!公允地说,即便是回到科举取士的时代,楼主的这篇强文高论如果不能独占鳌头,状元及第,那都一定是苍天无眼,天理不容!即使在诺贝尔文学奖的奖台上,楼主的这篇华章美文如果不能蟾宫折桂,鹤立鸡群,那都一定是世事不公,贪污腐败!感动啊!这篇贴子写的每一个字句让在下哽咽不已,热泪横流.震撼啊!这篇贴子讲的每一个道理让在下心潮澎湃,斗志昂扬!无论在哪里,无论是谁,哪怕是最著名的诗人,还是最权威的文豪,读罢您的这篇佳作,都会严肃地问自己几个为什么: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好的文章?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天才的作者?为什么既生瑜,还生亮?为什么我自己穷一生之力也无论如何写不出这么动人心魄的文字?为什么我一读到这篇文章就羞愧难当,甚至想要自尽?为什么?为什么???如果说,古埃及人是为了纪念伟大的国王法老,建造了雄伟的金字塔,如果说,美国人民是为了纪念光荣的独立战争,建造了壮丽的女神像,那么,在下以为,为您楼主和您的这篇千古雄文建造一座最最高大,最最巍峨的浏览圣殿是十分必要的!想象一下吧!在您的圣殿里,您的金身塑像下,云集了来自五湖四海,地球内外的各色来客,他们虔诚,他们景仰,他们抹着激动的泪水,跪拜着阅读铭刻在纯金镶钻的巨碑上的,您的每一字,每一句.在下可以毫不夸张地断言,您的文字将和天地同寿,与日月齐辉!您的形象已经在文学艺术的名人堂里高踞顶峰,您的金身已经被无数文学青年顶礼膜拜,站在您巨大的阴影下,哪怕吻一吻您塑像的脚趾头,他们都会无比幸福,都会得到灵感!

  周星驰算什么?你比他幽默!周润发算什么?你比他有气质!周杰伦算什么?你比他有才华!周伯通算什么?你比他功力深!周迅算什么?你比她机灵!周芷若算什么?你比她美丽!周华健算什么?你比他会唱歌!周树人算什么?你才是文学泰斗!周武王算什么?你比他更爱招贤纳士!周公算什么?你比他会 解梦!周扒皮算什么?你学鸡叫比他好听!周渔算什么?你比她长得像火车!周瑜算什么?你比他会生气!周周算什么?你比他有音乐细胞!

  我要把你这篇帖子牢牢的记在心里,刻在脑海里;我要去学活字印刷,把这篇帖子印成铅字;我要去学雕刻,把这篇帖子雕成雕像;我要去学作诗,把这篇帖子改为不朽的诗篇;我要去学作词,把这篇帖子改为歌词;我要去学歌唱,把这篇帖广为流唱;我要去学说梦话,在梦里也要深情的朗诵;我要去学刺青,把这篇帖子刺在每个人的身上!我要做黑客,把所有的网站都改成这篇帖子;我要做法官,让所有 的囚犯都抄写这篇帖子;我要做中国移动的董事长,给所有手机用户群发这篇帖子;我要做微软总裁,把所有的电脑操作系统都改为这篇帖子;我要做上帝,让亿万万信徒从此以后只*这篇贴子来作为圣经,来指引他们的光明!

  楼主,我现在有些冷静下来了,我觉得应该做一些实际的事情.我决定先把 你的名字纪录下来.让子孙后代牢记于心,广为传诵.让他们知道什么是中国的传统美德,什么是炎黄子孙的精神,什么是黄河水,什么是长江魂.什么是五千年的文明史

  楼主!我一辈子都没有像今天这么开心,这么幸福 ,这么快乐,我想我已经找到了人生的真谛,那就是每天都能看这篇贴子,每天都将这篇贴子读活才充满了朝气.可是这样我只是得到肉体上的满足 .我卑微的灵魂并没有在烈火中得到永生.我想对你说,能够让我永远活的像个人,像个真正的人.就只有楼主――您了!

  16楼埋红包点赞作者:人在糨糊不由己时间:2007-07-06 21:46:00没了?

  埋红包点赞作者:胆小的色狼时间:2007-07-31 16:10:00没有传完吧???20楼

  埋红包点赞作者:两天而已时间:2007-07-31 18:52:00市委书记在办公室里来回踱着,焦急的等待回音。铃声响了下,是短信,秘书知趣的拿起手机,“是徐四的,他说要砍的是他的师叔,他不能砍也不敢砍,劝您就这么算了,否则玩到底吃亏的只能是你。”秘书把手机递给了市委书记,市委书记接了过来,一把扔了出去,“放他XX的屁!”面包车内。

  “四哥,那人没多大啊,真是你师叔?”徐四颤抖抖的点起根烟,“你们说我能打吗?”

  “你们见过我怕过什么人没?”“没,道上没听说过谁敢跟你叫板的,就是公安局长见你还得客气点打招呼啊,您怕过谁啊?”另一人回道。

  徐四长吐了口烟气,“刚才我被吓得腿都发软了,差点跪下。”车厢里人都乐了,“四哥,你就别忽悠我们了。”

  “忽悠你们做啥,当年我见到他的时候,都尿裤子上了。”徐四说得一本正经的,其他人来兴趣了,“四哥,给讲讲。”

  “知道胡司令吗?***时市里最吊的那个zfp头头,号称铁手铁胳膊,碗口粗的石柱子一撸就断了,那才叫真功夫。”众人听得一脸神往。

  “知道胡司令这功夫哪学来的吗?”众人听得更起劲了。“你们出道晚,砍砍人就算混开了,我出道那会得拜师,别以为这师没拜头,那时候道上的人的功夫都是跟自己师傅学的,所以那时候尊师啊。”

  “所以道上也就讲究辈分,见了前辈得行礼,否则,就别再想在道上混,我们这城里当时道上的都是清帮一脉,清静道德、文成佛法、能仁智慧、本来自性、圆名行理、大通俗学,那都是按辈来的。”

  “四哥,那你什么辈分啊?”“俗字辈,胡司令也是,嘿,我们俩一个师傅带出来的,我入的迟,没学到什么师傅就翘了,我只好跟着胡师兄混。”

  “我师兄那时候道上名头响,绰号胡铁臂,附近几个市老青帮的都知道我们市出了个胡铁臂,我师兄那时候好不威风,可他也有怕的人。”众人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那时候,城里有一老头,清帮的,辈份可真高,大字辈比我师傅还高一辈,我师傅在的时候我师兄那功夫已经练出来了,我师傅一再告诫我师兄不要去惹老头,我师兄哪听得进去,我师傅没办法就把老头的事情讲给我们听了。”

  那几位听得张大了嘴巴,全神贯注的听着生怕漏了一个字。“那老头真是吊得不得了,年轻的时候号称清帮第一打手,知道清帮第一打手这几个字份量吗?那可是用上千颗人头堆出来的,上千颗人头呐!”徐四说得自己长虚短叹,唉,谁听了不感叹呢?

  “你们是不是疑问老头怎么来我们这了?”众人点头。“我师傅跟老头关系还不错,老头也就谈了些过去,当年***一位高层落到了日本黑龙会手里,落到黑龙会手里可比什么地方都难弄出来了,***的高手一时调不过来,便找到了老头。”

  “老头一出手,嘿,日本那些黑龙会高手只配舔鞋底,人是肯定救出来了,可老头在救人的时候撞见黑龙会的人在做些禽兽都做不出来的事,可把老头火的。杀了个回马枪,杀光了,整整黑龙会一个分部啊,七八百号人,一晚上杀的半个也没留。”

  “听说日本*们赶来的时候鬼嚎了半天,黑龙会的头们自己切自己切了一大半,嘿,被杀的里面据说有一个日本大官,嘿,他们也有今天,哈哈…”

  “然后就是疯狂追杀啊,还好老头的儿子和儿媳被那个高层带走了,老头也就带着孙子隐居在我们这了。”

  “听完后,我师兄再也不敢提去会那老头了,不敢也没了那心了,那老头可是民族英雄级别的,再**的痞子他也是中国人啊,他也懂爱国。我师兄也就没再混了,安心当了个工人。”

  “四哥,后来呢?”旁人追问道:“后来就***了,我师傅和老头***前就相继翘了,我师兄也就熬出头,那时候乱,派别林立,我便跟着我师兄混出了些名堂,成了市里最出名的一帮造反派,能打嘛!”徐四说到这的时候,脸上露出了些自豪。

  “可我师兄真不是个好胚,得势便张狂,那时候乱,他又色,“我师兄也就犯下了些伤天害理的事,照例说没人管,可老头的孙子听到了些传闻,便捎话给我师兄了,叫我师兄收手否则他出来清理门户。他是通字辈,按理说是我们长辈是我们师叔。”徐四叹了口气,又说道:“我师兄哪听得进去,一毛孩子,能有多大能耐啊。我当时也这么想。”

  “唉,又过了些时日,一天我师兄瞄上一女孩子,那女孩子可真漂亮,我这辈子再也见过有这么漂亮的女人了,钱市长那中戏毕业的儿媳漂亮吧?”

  “漂亮、漂亮。”那几个连忙点头称是,并在脸上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嘿,跟那女孩比,那就是一乡下柴禾妞,那就是一泡牛大便。”徐四陷入回忆的迷茫。

  “当把那女孩抢到总部的时候,那女孩倒也没惊慌,她很镇定的告诉我师兄她是那个老者孙子的女朋友,在帮里这可是大忌,可*谁还管帮里的规矩啊,但我师兄一开始也没敢动手,关键那女孩的气质,让人看了不忍侵犯,就跟一仙女似的。”徐四的嘴角抽搐了两下,接着长叹口气。

  “现在想来,我那师兄真浑啊,那么好的女孩他都忍心去侵犯,我也是一混,我怎么就上去搭手了呢。”徐四一脸的羞愧,说得那几个孩子也一脸羞愧,都没干什么好事过。

  “就在我们扒那女孩衣服的时候,那少年来了,一个人,还没带家伙,当时那地方我师兄的人足足有两百多,每人手里都操着家伙。”

  埋红包点赞作者:Sraddha时间:2007-08-03 03:07:00“当时我们在二楼,我师兄叫我去窗口望着,他自己动手,我就站到了窗口一边望着我师兄一边望着楼下,当那少年动起手来我就没再回望我师兄,因为我不敢相信发生在我 眼前的那是事实。”

  啊,不,,家里有困难,怎么不 向厂里反映呢?要相信组织嘛,你是厂

  他掌握着国家专政机关的领导权。但他不能为所欲#为,毕竟这还是*** 的天

  看老上级,共和 国最精锐的特种部队“”的第一任大队长(,国家机密,

  放心, “把人给我看周全了,千万别 出差错。”公安局长又敬了个军礼,“指

  埋红包点赞作者:Sraddha时间:2007-08-03 03:08:00速公路,燃烧了起来…就在市委书记恍恍惚惚的时候电话响了,电话的那头急促的说着什么。

  救个火,你就不知道留两个人,你个2.5 基数急速射也轰不开的死榆木 脑袋

  埋红包点赞作者:Sraddha时间:2007-08-03 03:11:00待发。在省委办公室里,两帮人发生了争吵,司令员讥笑道:“不就是废了你儿子嘛,调戏妇女强奸妇女未遂的不该打?那叫见义勇为。”市委书记倒是语气平常,“且不提他打伤人,据我所知,他在军队的时候不听命令擅自行动,最后直接失踪,这样的人应该视作逃兵,送上军事法庭。”他这话可激怒了司令员,作为曾经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最忌讳就是自己的战友声名被侮辱,逃兵,可把那火爆脾气的司令员气的。他哗的声把枪掏了出来,“你再给老子说遍逃兵试试,信不信老子毙了你个狗日的。”这玩笑可开大了,可把旁边的政委吓坏了,连忙夺下枪,安慰道“老李,消消气,别跟那...计较。”听得某中间派的省领导直摇头,唉,这批军队领导都是越战下来的,那脾气那嘴没话说他们了。

  军队的人快了一步,毕竟他们去老首长们那边方便的很,军队里上下级感情很深的,特别中国的军队,那就是父子兄弟。当老蔫和菲菲随着姐夫被带到一个个军队宿老家中的时候,老蔫第一次见识了自己姐夫真实面目,基本上每一个老将军都有和姐夫的合影,照片上的姐夫真是英拔挺立。

  当来到杨老家时,一直呆呆的姐夫看到杨老??他的老上级竟回忆起什么,行了个军礼,并喊了“首长好。”(杨曾任对越反击战最前线指挥官)把杨老感动的老泪纵横,拿出了与老蔫姐夫的合影,令众人意外的那是一张三人照,另一人就是菲菲的姨娘。

  老蔫第一次看到了自己老婆姐姐的样子,很像,她们姐妹俩和菲菲三个人彼此都很像,但菲菲姨娘的气质最好,仅仅是张照片就让人的眼睛不忍离去。那样的女子真是不忍心有丝毫冒犯和侵犯,要不是亲眼所见,都无法想象世间竟有这样的女子存在。

  众人都被照片吸引了,谁都没注意到老蔫姐夫的神态,他呆立了半天,渐渐回忆起什么又抗拒着不想回忆,身体抖动起来,最终无法忍受,一把把照片夺了过来,眼睛贴着照片看了许久,嘴中发出呜呜的声音,渐渐变大,最终嚎啕大哭起来。

  让老蔫无法相信,因为他无法想象到一个大男人会这么大声的哭出来,哭得这么肆无忌弹哭得这么伤心,因为就他目前了解的情况来说,姐夫应该是个铁汉,钢铁铸就的特种兵战士,从血肉到心。

  但接着老蔫看到司令员、政委、杨老也跟着哭了出来,同样的大声同样的肆无忌弹同样的伤心,“他们该为一件事哭得吧。”菲菲在心中自语道。

  支持市委书记的省领导和市委书记灰溜溜回到了省城,因为他们发现他们面对的是整个中国军方,他们虽然得知了老蔫姐夫的一些情况:特种部队的大队长,立下些军功,擅自行动,最后失踪,但老蔫姐夫对他们来说还是一个迷,因为就是老蔫和姐夫一起生活了十几年,姐夫对他来说也还是个谜,姐夫的历史好像就是无法揭开锅盖的锅,除了他的战友,没人知道里面是什么。

  埋红包点赞作者:Sraddha时间:2007-08-03 03:19:00老赵一家就暂时住在杨老的家里,杨老对菲菲很是疼爱,因为他以前一直把菲菲的姨娘当自己女儿看待的,菲菲也就能自由出入杨老的书房,那是一个有着温暖春风的午后,菲菲准备找些书看看,她一进书房就被桌上一本发黄薄册吸引。那是一本内参,有些年头了,没有标题,一开始就是一个人的简历:,父:;母:。我党历史上著名的夫妻烈士……曾任国家领导人贴身卫士,面对越军特工部队渗透袭击,军委决定组建精锐特种部队“”以打击越军猖狂气焰,被抽调任命为该部队第一任大队长。看到这,菲菲便知道讲的是她姨父了,她便接着往下看了下去。由于出身在武林世家,擅长传统武术格斗,迅速培养出一批身手矫捷的特种战士。

  与越军特工相比,我们特种战士强在徒手格斗能力上,特种部队“”的战士往往能在伏击战中一瞬间徒手格毙越方三名特工,该部队大队长更被越方称为铁腿死神,以至后期越方不可一世的特种部队往往需要躲着我军特种部队行动,在被我军特种部队连续无情打击后,越军迁怒与我军其他部队,便发生了“野战医院惨案”。

  其中一名护士正是特种部队大队长的妻子,越军得知其身份后,针对性采取了报复行动。值得一提的是越军对待我军女战虏是极为残忍的手段。

  在随后数天内,我特种部队在大队长领导下对越军进行了打击,越军便采取一种无耻手段,以妻子性命作要挟,让单人赴死局。

  虽然仅仅一人赴约,但越军设下的伏击徒增越特工的伤亡罢了,以至越特工产生恐惧压力,提到人人变色,再不复初开战时极端民族主义思想下的不畏生死了,当时我军特种部队“”战士全部陷入狂怒,每天早上看着越军送来的惨肢和地址,每天晚上看并等着大队长的归来。

  至此前线总指挥部失去对该部队控制,该部队疯狂出击,过处不留活口,常渗透到越军后方数百里定点清除越高级指挥所,往往在一分钟之类用无声武器击毙所有对手,收缴文件,随后实施爆破,据统计越军5个师级以上高级指挥所被清除。

  另有传闻越军两高干在视察前线途中遭遇该部队,被击毙,越军高层震动。以至越军高级将领提到前线视察,都畏如赴死。都怕遭遇我军“死神兵团”,越军高层便产生一批反对黎笋集团的高级干部。

  一系列打击后,越军停止对的要挟,并在前线通过广播要求双方停止特工战,但直到一个月后,特种部队“”攻占距河内仅35公里的一个据点后,我军才停止特工战。 “”大队长就在斯役宣告失踪,据后来调查结果,那个据点正是敌人虐待我军女战俘的主要据点,当“”部队赶到时,妻子已遭毒手,死状惨不忍睹。

  据越军俘虏交待,一切兽行都是在黎笋次子亲自命令下干的,在报复和要挟无望后,越共把愤恨全出在中国女战俘身上了,越共运来一桶桶蚂蟥,将中国的“海豹人”一个个放入桶中,直至蚂蟥全部钻进中国女战俘身体。不敢想象,她们死得时候是何等的痛苦。

  那一声声刻意压抑的悲鸣和哭声,那些娇柔的女子那些本该窃窃私语欢笑着的女子…唉,泪流下。

  当我军特种部队攻占该据点的时候,看到的仅是一具具失去四肢肿胀不堪失去人形的尸体,当时特种战士们都傻了,他们没有想到自己善待俘虏换来竟是战友被这样对待,都抱着尸体哭了一夜,据说这个部队从此就有了个严格执行的传统,绝不称越南人作人的。

  据说在那哭了一天一夜,抱着自己残缺不全的妻子,让所有是配称人的动物都悲愤流泪的是他妻子腹腔是割开的…菲菲再也看不下去,在她扔下书时,她的衣服早已哭湿透。她感到自己好像掉入了漆黑冰窖里,不见灯火也感觉不到丝毫温暖。

  关于越军对菲菲姨娘的暴行,我不忍心再叙述,当天晚上老赵也知道了,坐在那呆立半天,杨老怕他也出问题拿了另一份内参给他。

  这一份是越南特工叛逃过来后交待的材料。越南籍男子,原黎笋卫士,黎笋集团下台后叛逃我国。下面是他交待材料的一部分:“”大队长事在我们特工间一直流传,初开始我们都不服中国的“”部队,都想上去和他拼一把,毕竟美国的特种部队遇到我们也只有败的份。

  埋红包点赞作者:Sraddha时间:2007-08-03 03:24:00但到后来,越来越多特工部队被“”打掉了,高层就害怕了,不敢把特工部队拉上去硬拼,关键中国人“手太重”,伏击战打起来吃亏大都是我们。的名字我们也就听多了,对他又恨又怕,但我们卫士中身手好的还是不服气,但也没办法单挑啊。袭击医院那是违反国际公约的事,但当时我们特工队伍被中国的“”部队压制着打,上头为出气硬下命令。但没想到那次竟抓到了的老婆,黎笋也惊动了,还派了他小儿子亲自负责,我们都以为这次能够整垮“”部队,先是吓阻,却迎来中国“”部队更大规模的攻击;后来就抽调我们卫士组的人,准备去伏击,连续几批人,都没回来,也就没人再敢去了,事情不了了之了,黎笋的儿子便将那女的“放了风筝(剖开腹腔,取出肠头拴在高处将人扔下,人在下落的时候,内脏被扯出而死。作者注)再后来听说,中国“”部队疯狂渗透,好几个高级指挥部被端了,谈到“”和基本上人人变色接着就有了那一晚,当时我们知道中国“”部队渗透的利害,加强了防备,但我们没预计到他们会渗透到河内来,而且还是一个人。那晚,正好我当正值,贴身护卫黎笋,黎笋和他一家子在吃饭,无声无息的门就开了,当我们都往门口看的时候,一个中国男的出现在黎笋的旁边,并挟住了黎笋勒令我们把枪扔出门外当时,我们屋里共有十几个卫士,但都没发觉注意到他是怎么进来的,当时我心里就闪了一下,“不会是吧。”真不敢相信,不谈河内的防卫,就是在屋外我们也还有三百多卫士,那是越南最精锐的特工部队。

  当枪扔完后,他就用越南语问我们谁是黎笋的次子,我们都没敢说。就在这个时候,他被蛇缠住了,那是两条专门训练的蟒蛇,专门训练出来护卫黎笋的,我曾看过这两条蛇生生勒死过一头水牛,都以为制住他了,黎笋的次子就站了出来问他是谁。

  他说他是要为自己的老婆报仇,我们都笑了,蟒蛇越缩越紧,他一会就得被勒死,都在看着他死,黎笋的次子笑得最大声,毕竟一直杀而不死的敌人自己送上门来了。就在我们以为他死定的时候,蟒蛇被他用手撕裂了,我们以前得到资料,都是用腿的,没想到他的手比腿还厉害,那可是两条巨蟒啊,没有枪我们十几个卫士就上去硬打了,关键我们当时都以为他是潜进来的而没想到他是杀光外面的人才进来,谁会这么想啊,三百多最精锐的特工,一个人杀!还以为十几个人能制服他,毕竟我们是越南身手最好的一批人。都是一下子,现在回忆起来都后怕,都是被踢被打在脑壳,踢的还好直接死掉,被手打到的一下子脑壳就碎了,上去几个就碎几个,我们一看就知道不妙了,那哪还是人啊!赶忙护着黎笋从暗门走了。

  黎笋的次子没走得掉,暗门关上的那刻,大厅里就剩下他俩了,的眼神我瞥见了,那就是死神呐!第二天,等我们回去的时候才发现,外面的三百多卫士全死光了,黎笋的次子尸体则是直接找不到了,最后算尸体的时候,才发现多了块肉泥,团在某个墙角,这时我们才注意到那面墙上全是肉沫和血迹。看了没有不吐的,那天的当值的卫士后来大都不干了,黎笋听说他儿子死的惨状也就被吓出毛病来了,直接到后来不敢出地下室半步,越共中央一批人便夺了权。

  老蔫看完默然无语,杨老缓缓的说道:“当时,我们看到内参的时候,政治局的和军委的同志很多都哭了,你姐夫父母是我们party一对著名的烈士,再加上你姐夫俩口子,唉,伤心呐,你姐夫后来没了音讯不知生死,我们部队在边界等了近10年啊,没办法,最后中央秘密的开了追悼会。”

  “97年邓老临走前,曾捶床长叹他平生的遗憾,其中就有没能见到你姐夫的遗体,不知他的生死,邓老这样说的,‘他父母为party牺牲,他夫妻俩为国捐躯,他爷爷还曾救过我们的同志,这个家庭我们party亏欠的太多!’‘我们国家不妄自开战,不逼不得已不要打,但是打了就要狠狠的打,让它痛上个三十年,要不怎能对得起像这样的烈士家庭!’

  埋红包点赞作者:Sraddha时间:2007-08-03 03:25:00……菲菲大学里谈了个男友,带回来见家长,中午,饭桌上菲菲说道:“夏陨,给姨父敬酒啊。”菲菲男朋友斟满酒,敬上,“怎么是水啊?”菲菲含着淡淡忧愁与伤心的回道:“这不是水,是爱情的眼泪!”

  埋红包点赞作者:阿阿阿门时间:2007-08-06 10:03:00呵呵!别人已经说:“到这应该是OVER了...”32楼

  埋红包点赞作者:yldoicq时间:2007-08-06 10:48:00大哥,这个帖子天涯里面已经很老了,发点新的好不??前面的这个帖子我已经流言很多了!!33楼


币游

 

版权所有 © 币游